宠物成精了怎么破(三)

庭后深深:

07
当看到酒吞肩上的那只白毛小狗时,居酒屋里的女孩们齐齐做出名画呐喊的动作,只不过背景是散发粉红色爱心的那种。
因为老板捡来的小狗真是太太太可爱了!
那小小一团的身体!
那雪白柔软的毛发!
那肉粉色的小爪子!
那充满神秘气息的金色眼睛!
那两根一长一短的角!
“……等等,它明明长了角为什么你们还认为是狗啊?!你们眼睛假的吗?!”
无视某个接近崩溃的同伴,女孩们纷纷拿出手机拍下不同角度的小狗,然后大爆手速地一番修图后发到各种社交平台,有的还试图去抱小狗合影,中途被酒吞拦了下来。
“小东西脾气不好,认生。”
见她们不相信,酒吞抓过在前台嗅来嗅去的小狗,单手举着面朝向女孩们。
第一个女孩尝试去摸它的脑袋。
“嗷!”
第二个女孩尝试去摸它的爪子。
“嗷嗷!”
第三个女孩趁小狗的注意暂时放在前两个女孩,伸手悄悄去戳那覆盖一层细绒毛的小肚子。
眼看即将成功摸到,酒吞忽然改变了姿势,托着小狗的屁股抱在怀里,然后他的下巴就被舔了。
小狗两只前爪扒住酒吞的衣襟,屁股抬起紧接着后脚稳稳踩住掌心,小脑袋便到达了酒吞脖颈的位置。
随即映入它眼里的是男人线条流畅的下颔,刹那间行动伴随着心动,它忍不住凑近亲了一下。
然后觉得光是亲不太好,不能表达它对酒吞下巴的赞赏之情,于是又舔了一下,又又舔了一下,又又又舔了一下。
三下过后,它这才满足般地咂了一下嘴。
“……”
“呀——”
“我也好想被小狗狗舔……”
“刚刚那个画面拍到了吗!放网上绝对能为咱们店吸无数汪控颜控人兽控的粉!”
“噫!人兽什么鬼,你口味太重了吧!”
“对了老板,它叫什么名字啊?”
这个问题犹如当头棒喝,霎时间让所有人安静下来,并以好奇或期待的眼神望向酒吞。
属于幼犬的温热气息稍稍退开,酒吞猛地回过神来,“茨……”
他声音顿住,看向胸前那双清透的金色眼眸,脑海中依稀有什么画面一闪而过,他皱了一下眉,沉声回答道,“叫……赤角童子。”
“…………”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小狗轻轻叫了一声。
酒吞发现女孩们一言难尽的表情,索性道,“随便你们怎么叫吧。”
居酒屋老板,酒吞先生,一头张扬红发,大长腿一米八,性格强势,帅与酷并存,唯一的缺点……
他是个起名废。
从给自己开的居酒屋起名‘酒吞家的居酒屋’,将自己调制的酒起名‘好喝’、‘一般’、‘没味’,再到小狗的名字,女孩们深深为之拜服,不由思考到底是什么力量促使她们为这个男人打工。
大概是腹肌大神的力量。
大概是帅哥和美食的组合,天生克她们吧。
08
阵雨的缘故,今天没有客人上门,负责后厨的几个女孩做好晚饭,期间酒吞特意亲手下厨为小狗做了一小盘牛肉拌饭。
牛肉切成整齐的小块,先用一点盐一点糖少量酱油腌制,随后放到锅里蒸熟,再改为翻炒,最终盖在软软糯糯的米饭上。
负责吃的女孩们看着小狗整张脸埋在饭盘里的模样,闻着那边传来的香气,可耻地咽了咽口水。
吃完饭,天空已经呈现墨染般的颜色,雨势亦转为淅淅沥沥的小雨,酒吞便让女孩们趁着天没全黑赶紧回家。
将超市买的粉伞以及备用的雨伞雨衣全借出去,确保每个人都不被淋到,酒吞把门上的营业牌一翻,翻出写着‘关门睡觉’的那面。
等他转身,宽阔的屋内一片空荡,只有地上一个空盘子,盘面被舔得光滑能反光。
“喜欢吃这种吗……”
酒吞自言自语了一句,这时突然听到厨房有异响,他走过去撩开帘子,看到一个翘着尾巴的小屁股对着他,正随着偷吃的动作不停摇晃着。
“……”
酒吞看了看料理台的高度,又看了看小狗那四条小短腿,怀疑对方是怎么跳上去的。
小狗扒着锅舔了一会,忽然觉察到哪里不好,有些迟疑地转了一下头,这才发现不远处面无表情的酒吞。
“!!!”
吓得它一激灵,急忙将爪子从锅里收回来,结果速度太快,尾巴扫过边上的一堆瓶瓶罐罐,顿时扫倒好几个。
眼看有个圆瓶咕噜咕噜滚到台子边缘,它下意识伸爪去捞。
然而瓶子没捞到,它差点掉到地上。
“呜……”
说是差点,因为酒吞及时赶到,一手接住它的身子,一手抓住即将与地面接触的瓶子,这份反应速度足以让店里女孩们用六六六来形容。
“真不让人省心。”酒吞板着脸教训它,“想吃的话明天再做,又不是不让你吃。”
酒吞心想正好借此机会树立主人威信,然而小狗扒着他的手,眼神可怜巴巴的,叫声又细又软,一副全部都是它的错的愧疚样子。
“……卖什么萌。”
酒吞嘴上说着,神色却缓和下来,他把瓶子随手搁回料理台,抱着小狗走出去的同时想着料理台的高度应该调整调整了。
09
没过多久,白天宠物店挑选的狗粮和玩具送上门,酒吞将那些东西搬到楼上自己的房间里,把印着小骨头花纹的狗窝放在外屋。
小狗跟着他走来走去,见酒吞拍拍狗窝示意它进去,顿时露出‘那是什么东西好可怕’的表情,扭头蹿向卧室。
酒吞只来得及喊了一声喂,小狗彻底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
酒吞走进卧室,该说是预料到的画面,床上铺着的平整被子中突兀地鼓出一小团,似乎感觉他的靠近,那个小团子飞快移动起来。
酒吞就静静地看着那个团子转了几圈,最终像是累了般速度逐渐变慢,从挨着枕头的被角里探出一根红色的角。
接着是一颗小脑袋,左瞧瞧右看看,发现酒吞后立即缩了回去。
“你啊……”酒吞开口想训它,可话到嘴边,莫名变成一声无奈的叹息。
酒吞掀开被子靠着床头半躺到床上,提前结束营业的夜晚透出几分无聊,他便拿过床头柜上的账本,记起今天多出的开销。
刚写几笔,腰上忽然贴过来一个暖呼呼的东西,小爪子试探似地按了按他的肚子,见没有发怒迹象就飞快爬了上去。
随即蹭啊蹭地,脑袋顶开被子,可惜一本帐本阻挡它的视线,立刻不满地呜了一声。
“你就这么喜欢本大爷?”酒吞放下帐本,嘴角勾了一下,语气不自觉变得骄横起来。
“嗷!”
那双眼睛里仿佛冒出无数小星星。
小狗像打了鸡血似地突然往上爬,爬到胸口处伸出爪子按在酒吞的下巴,肉垫压住努力让他低头。
而在酒吞顺着它的意思真的低下头来,它顺理成章般亲住男人的薄唇,然后照例舔了舔。
“……”
酒吞的表情有些僵硬,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居然被一只巴掌大的小狗……撩到了。

评论
热度(380)

© 璟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