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被世界所爱的你

淼岩:



 


*荒X一目连


*是nie爸抽到的偶像荒X经纪人连连!试着写写!


*OOC有


 


>>


 


一目连在原地默数了三声之后,准备室的门被人粗暴地一把打开。


即使隔着数层墙壁,支持者们的欢呼与尖叫仍清晰可闻,不难想象出舞台下是何等热闹的光景。与之相比,刚刚结束演出的荒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兴奋情绪,仿佛自己刚完成的一切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他有些汗湿的长发有些许贴在颈间形成优美的弧度,略有些疲惫的脸上呈现出一种慵懒的美感。这个人似乎是天然的发光体,不论是仿佛雕刻出的英挺外貌与精瘦而不失爆发力的高大身材,还是令人难以抗拒的天生的凛然气质,都像是为了在舞台上支配众人而精妙地组合在一起。


“辛苦了。”


在荒的目光还在房间里四处探寻的时候,一目连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用微湿的温暖毛巾轻轻贴上他的脖子。在看到他的一瞬间荒的表情终于放松了下来,不顾一目连正在努力给他擦汗的动作,就这么微屈身将头靠在了对方的肩上。


“嗯。”


发出一个肯定的音来表示自己的辛苦,就像每次都毫无紧张感地完美演出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


一目连帮他擦干颈间的汗水,把他扶正来带到旁边的沙发上。荒在舞台上和舞台下完全是两个样子,在台上越是光芒四射活力充沛,在台下就越是打不起精神。除了音乐,荒对任何事都没有兴趣。正因如此,担任他的经纪人就成为了一件辛苦的工作。


当然,即使再辛苦这个工作也十分抢手,除去被荒的魅力所折服,光是看荒的前景,想要和他一起工作的人就不计其数。荒出道时间不长,前不久刚发行了自己的第二张专辑,在短短一年内便成为炙手可热的新星。他不仅有着超凡的魅力,还有令人艳羡的才华,亲自作词作曲的歌曲在年轻人中广受欢迎。对于这样一个人,没有谁会怀疑他未来的成就,甚至连包装过很多名牌巨星的老牌经纪人都曾对他抛出橄榄枝。


“今天没有其他事了,可以早点回去休息。”话是这么说,现在也绝对不是可以被称为“早”的时刻,一目连看了眼时间,“我打电话叫司机来。”


“不要。”


面朝下趴在沙发上的荒突然小声嘟囔道。


“?”


荒翻了个面看向他:“我要去你那里。”


一目连无奈地合上手机。


“起来吧。”


他叹了口气。荒向他伸出一只手,那意思大概是让一目连把他拉起来。


荒虽然还不到红透半边天的程度,却也是走在路上一定会被认出来的类型。偏偏这个人还不怎么上心,穿着华丽的演出服就准备向外走。一目连急忙把他拉回来递上便装。


“更衣室在那边……诶!”


在他还在说话的时候,荒已经若无其事地捞起了衣服的下摆。


“怎么了,这里又没有摄像头。”


“话虽如此,我还在这里啊?”


一目连更加无奈。


“你又没关系。”


小声地说着,荒还是从他手里拿过衣服走进了更衣室。看着他的背影,一目连摇了摇头。


和荒认识几年了,有时候他还是不明白荒到底在想什么,而且这种不解最近有了越来越强烈的趋势。


就好像他始终不理解,为什么荒会选择他当自己的经纪人一样。


 


虽然现在已经成长为了在业内也十分有名的优秀经纪人,但是比起那些阅历丰富的前辈,彼时的一目连只不过是一个对经纪人工作一知半解的新人罢了,在荒出道初期,很多工作甚至是由荒亲自去做的。


公司也曾多次提出为荒配备经验丰富的经纪人,一目连就曾正撞上荒在和公司指派来的女经纪人谈话。那位外貌美丽的女性年龄比一目连大不上几岁,工作经验却丰富得多,在圈内还有一目连远远比不上的极其丰富的人脉资源。


“我们都十分看好你的前途,因此拥有更久远的目光也是件好事。”女性说,“我想,荒君你是聪明人,你应该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那是你现在的那位经纪人不能带给你的。”


这样一位知性美人坐在面前,即使是再没礼貌的男人也应该装出一副绅士姿态。可是荒却对此毫无反应,只是翘着一只腿不知道在埋头做什么。


以为他还在心里权衡,女经纪人说得更加绘声绘色。


“荒君,你值得更好的选择,现在还来得及,只要跟公司说一声,可以为你提供最好的资源,甚至如果你愿意的话,公司还可以给你进军演艺圈的机会,以你的外貌和气质,一定可以获得更高的人气……”


“话说完了吗?”


荒突然打断了她。


女经纪人愣了愣。她见过的艺人不少,个性张扬的也不是没有,可是看在她的人脉关系上,对她毫不客气的还真没有几个。


“先说清楚一点。”


荒终于抬起头,面无表情地开口。


“我对唱歌之外的事没兴趣,所以大可不必用那些有的没的诱惑我。还有,”


他对着面前的女性露出了笑容。即使前一秒还在被无礼对待,女经纪人却还是不由得为这个笑心神一凛。只可惜,伴随着这漂亮的笑的,是更加不客气的话语。


“我要的东西你给不了。不只是你,谁都没法给我。”


“……”女经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当即下意识地问道,“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荒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我要一目连。”


 


从那之后,一目连对荒的感觉就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


要说对方对他怀有什么暧昧的情感,一目连倒是不愿意相信。在他心里荒的确是爱撒娇了些,但那也不过是出于两人过去的一点点交情而已。在这个圈子里打拼的人往往更容易内心孤独,在这种心态下会本能地依赖认识的人也没什么奇怪的。


后来他跟荒说起这件事,荒目光复杂地看了他一眼。


“你听到了?”


“是,那个时候我正好回来……”


他没有什么隐瞒的想法,在一目连看来艺人和经纪人之间更应该相互信任才对。


荒没有生气,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抬起手在他的头发上摸了一把。


有的时候自家艺人的行为的确莫名其妙,所以荒的那句话也就被一目连当做了耳旁风,过了就过了,顶多是被当做打发别的经纪人的借口。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之后公司的确没有再提过要给荒换经纪人的事。


他没有问过荒为什么会选择自己,大概是因为这种问句听上去就像青春期的女孩子跟男朋友撒娇时会说的话一样。一目连所能做的,也只有努力工作来证明自己而已。


后来一目连的工作越来越出色,也就无人会再质疑他作为荒经纪人的资格。


 


趁着演唱会结束后打扫的余裕,一目连带着荒从后门溜走。他俩做这样的事不是第一次,一开始大概是迫于无奈接受了荒的任性要求,后来干脆变成了同伙,到现在,一目连已经能够熟练地把演唱会场地之外众人还在翘首以盼的大明星偷偷载回自己的家。


上车的时候遇到了点麻烦,天上突然下起了小雨,荒不顾他的劝阻,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遮在两个人的头上。 


“想吃点什么吗?”


荒在后座上打了个哈欠。


“嗯……想吃你上次买的蛋糕……”


“今天的糖分没超标吧?”对于艺人们来说,健康管理也是一件大事,虽然对荒堪称宠爱,一目连也没有帮他破戒的打算。


“放心,没吃晚饭……”


“为什么不吃?”


因为其他工作,一目连赶来的时候荒的演唱会已经开始了,三个小时几乎没有什么停顿,他本以为工作人员会给荒提供晚餐,没想到这家伙会饿着肚子又唱又跳一整场。


“没什么,不想吃而已。”


“我说过要按时吃东西的吧。”


一目连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怒意。


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的荒在心里嘀咕了一声谁叫你不在,嘴上却连忙道:“忙着准备演出,不知不觉就忘了。”


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类似的事。知道他对工作的认真态度,一目连语气软了一些。


“那也不能不吃饭。比起演出,身体的健康才是第一位。”


荒嗯了一声。


“而且……”不太擅长言语,一目连迟疑了一会儿才接着说,“你的演唱会,每一次都很好……不用那么紧张。”


荒眼睛亮了起来。


“你喜欢我的歌么?”


“喜欢啊,我每天都在听。”


“我不是说那个。”荒说,“你喜欢我在台上唱歌的样子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的声音里居然有一丝害羞的意味。


将此理解为出道不久的年轻偶像试图寻求认同感,一目连笑了笑:“喜欢。”


荒似乎因为他的回答而非常满意,坐在后排轻轻哼着今晚演出的曲子。大明星上一次这么高兴还是在发现一目连的手机铃声是他的新单曲的时候。


轿车在黑夜中转了一个弯,驶入一旁无人的小路。顺着这条路再开上半个小时,就是一目连位于郊区的住宅。


窗外的雨似乎越来越大了,凌乱地打在窗户上,发出沙沙的不规律声。


喜欢吗?一目连一边开车,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


他的确是很喜欢荒的演唱会,应该说没有人会不喜欢。没有耀眼到刺目的灯光,没有各种各样华丽的布景,荒只靠手里的一支话筒,便足以控制全场。


这个人仿佛是被整个世界所爱着的。


他总是对台下的人们视若未闻,只顾着让音乐迸发而出。从演出开始的第一秒,那些狂放的、自由的东西,就从话筒里肆意地流淌而出,最终成了将所有人紧紧桎梏于其中的蛛网。在他的歌声所能传递到的地方,所有人都是他的俘虏。他们自愿向舞台上的王者屈膝,虔诚地跪伏于他的脚下。无法逃离,亦不愿逃离。


可是对这样的荒,一目连却莫名地感到了恐惧。明明是熟悉的音乐与熟悉的人,在舞台上的荒却是那么嚣张地侵略着,就像一个对自己的人民毫无体恤之情的暴君。


所有人都在疯狂地叫着荒的名字,就好像要将身体与灵魂都献祭给他。而荒高高在上地站在那里,冷冷地嘲笑着所有人的无知与愚蠢。


所以第一次站在台下的时候,一目连逃跑了。


他害怕自己也陷入那种令人晕眩的气氛之中,更害怕自己也像那些人一样,莫名其妙地成为荒的囚徒。


让这样的歌声传到更多的人耳中,真的是正确的吗?


“荒君……为什么会成为歌手呢?”


一目连握着方向盘的手指有些颤抖。他知道,只要荒抬起头,就能从车前的后视镜上看见他正在动摇的表情。


“……”


荒在黑暗之中翻了个身,听得出以他的个子在狭小的车厢里做这个动作很困难。


“没什么,只是希望能让别人看到我。”


“?什么意思……”


“在舞台上的话,就没有人不会注意到我了吧。”荒很轻松地说着,“让他们的目光离不开我,让他们只能听到我,我就是想要这个结果而已。”


那么这个人一定会成功的。一目连虚弱地笑了笑。


曾几何时他也在舞台上唱着歌的时候,唯一的梦想不过是让所有听到自己歌声的人都能够感到幸福。


可是那样软弱的音乐还不够,在右眼因事故受伤之后,仅仅是登上舞台都变成了奢望,更别说是唱歌了。


于是那些听着他的歌的人都消失了,再也没有回头看过他一眼。


一目连对此并没有任何怨恨,人们只会喜爱活着的生物,死掉的音乐是无法吸引人驻足的,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就像荒在舞台上那样,朝气蓬勃地挥洒汗水,昂扬的生命力足以唤醒任何人沉睡的激情,这样的音乐才应该存活下去。


“喂。”


在他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时,荒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起来,两手抵着前排的座椅,从空隙之间探过头。


“我想睡觉,可以帮我关上窗吗?”


“啊,好。”


一目连这才回过神来,按了按钮把窗关上,将已经有些扰人的雨声与寒冷的空气隔绝在外。封闭的车厢瞬间静谧下来,对突然的死寂有些不适应,一目连的手伸向了车载广播的开关。


“别开,难听。”


再一次躺回后排的荒哼哼了一声。


“那……放你的歌?”


一目连犹豫了一下。


“不听,都听厌了。”


荒继续摇头。


一目连好脾气地问他:“那你要听什么?”


荒脱口而出:“你唱给我听吧。”


“……”


在荒以为他不会理睬自己的时候,一目连突然开了口。


“你要听什么?”


 


时光似乎在只有两人的小小车厢里静止了。


车在雨幕中缓慢地行进着,不断穿越前方的迷雾,向着不知其形的远处而去。


没有歌词的轻柔歌声从一目连的口中传出,就像烙印在灵魂深处的印记一样,完全是本能地将记忆中的曲调哼唱出来。明明是不成旋律的调子,却仿佛春日里的一缕清风,温柔地萦绕在身边。


“以后,也唱给我听吧。”


荒小声地说着,声音里甚至带着乞求。


“好。”


意识朦胧间,荒听见那个人这样回答。


只是一个字的回答却让他安心了下来。在一目连的歌声中,他情不自禁地慢慢闭上眼睛。睡意像是柔软的海绵,让他整个人都沦陷其中。


他想起了很多年前自己在某处听到的温柔歌声,以及夕阳之下,被昏黄色的阳光所覆盖的清秀少年。


直到现在,荒仍然觉得那是记忆中最为美好的画面。


那时候那个人的身边总是簇拥着很多人,他们贪婪地聆听他的歌,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他的温柔,却从来没有回报过他的心情。


所以当他的羽翼被折断,伤痕累累地跌下舞台,他们就像受惊的鸟一般纷纷飞走。


荒厌恶着那些他如此深爱着,最终却背叛他而去的人。


要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我。


要什么时候才会注意到我的存在。


即使是用力歌唱过了,却依然无法唱出那样宛如梦境一般美丽的声音;即使是强行将他留在了身边,心中叫嚣着的欲求依然无法停止。


我会越来越喜欢你吗,在你的眼里只有我的身影之前。


 


没关系,即使全世界的人都永远看不到你的光芒也没关系。


能将不被这个愚蠢的世界所爱的你拥入怀中,对于我来说大概也是一种幸福。


 


【END】


 


 


 


 


 



评论
热度(633)

© 璟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