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组】告白予行练习

淼岩:



*荒X一目连

*OOC有

*有微量酒茨、阎判成分



>>



春日正好,鸟语啾鸣。
荒坐在庭院之中,一手扶着脸,一手放在膝上,姿势极为嚣张。他面无表情地看向前方,目光放空,显然是在思索着什么。

“难得见你有什么心事。”

荒唔了一声,斜着眼瞟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边的阎魔一眼,原本有些肃杀的表情微微和缓了一些。

“嗯,在考虑一件重要的事。”

“哦?”

荒撑着下巴,思绪万千。

“结婚的日子定在什么时候好呢。”

阎魔拼尽全力才稳住差点从云上掉下去的身子。

“谁要结婚了?”阎魔抽搐着嘴角,“你?”

荒回了她一个“这不是废话吗”的眼神。

“呃,那……那另一方答应了吗?我是说,你有没有确切的把握那个人会和你一起结婚……”

荒一脸奇怪地反问:“他为什么不答应?”

你根本没有考虑过对方的意见吧……阎魔无语地想。

荒摸了摸下巴。

“不过你说的有道理,虽然结果早已确定,但是有些步骤还是不能少的。”他大发慈悲地点点头,看上去做出了一个令自己十分满意的决定,“那今天就去求婚吧。”

……您是真的不觉得您太雷厉风行了吗?!



显然,荒是一个比阎魔想象中更加有勇有谋的男人。

男性追求女性那一套荒不感兴趣,对付男人他又没有经验。不过没有经验不要紧,可以靠智慧来弥补。为此,荒早就找到了一个能够为自己提供借鉴经验的家伙。

那个妖怪叫酒吞童子,好像是哪座大山上的鬼王,管他呢,荒在意的可不是这个。他之所以将目标放在酒吞身上,纯粹是因为某天无意间看到红头发的妖怪一脸桀骜地走在前面,后面跟了个高高壮壮的男妖,一口一个挚友亲密地喊着。

没有想到这寮里还有那么厉害的妖怪,能让同为男性的妖怪也一脸痴迷地臣服于裤下。荒摸着下巴,内心不禁对那个头发看上去也十分顺眼的大妖隐隐产生了敬佩之情。-

第一次拜访酒吞童子,对方显然对他的到来也颇为惊讶。荒来到寮之后几乎不与他们接触,酒吞也不是个热情的妖怪,他们俩之前几乎没什么接触。但是酒吞对他的印象不太坏,尤其是今天面对面说了几句话,他下意识觉得荒并不是个讨厌的家伙。

对于妖怪们来说,人情什么的无关紧要,只要看得顺眼就行。

“所以说,你想让另一个男人听你的话。”酒吞盘着腿慢吞吞地重复了一遍。

“嗯。”荒坐直了身子,倒是有那么点虚心受教的意思,“你怎么让一个男人对你死心塌地的?”

酒吞下意识觉得他的话哪里怪怪的,想了想好像又没什么错,于是思索了一会儿。

“也没什么……就是每天骂他……”

荒:“……”

“时不时地揍他一顿……”

荒:“…………”

“然后心情好的时候让他陪我喝点酒。”酒吞指了指自己背后的葫芦,“其他也没什么特别的了。”所以他到现在也不明白那家伙为什么对自己,呃,死心塌地的。

荒蹙着眉想了一会儿,慢慢站起身。

“我明白了,多谢。”

“呃,嗯。”酒吞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再次用狐疑的眼神看了荒一眼。



荒没打算把酒吞的建议照单全收,他要的是一个结婚的对象,不是一个整体跟在身后叫自己名字的追随者。所以他下意识地过滤了前两条,对着酒吞的最后一句话思考起来。

古人云,喝了酒好办事。荒觉得很有道理。

于是当晚他就提了两壶清酒跑去一目连的院子。月色很美,一目连心情也很好,看见他提着酒来,还笑着说了一句来得正好。

荒绷着脸给他斟酒,表情很严肃,其实脑袋里还在默念着下午打的草稿。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荒捧着酒碗凑到嘴边,慢慢饮下。

“今夜月色真好啊,你不觉得吗。”

一目连的声音里带着笑意,他喜欢平静的夜晚,尤其是月色之下还能与友人对酒赏月,可以说是一生中为数不多的幸事了。

荒转头看着他的侧脸,风神的脸上带着浅淡的笑意,全然没有作为妖怪应有的腥臭,仿佛和月色融为一体般恬静。

荒的心里突然打起鼓来,他想起了白天阎魔提的那个问题,好像一下子变得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了。

“一目连,我……”

“嗯?”

酒的味道还在嘴里停留着,火辣的感觉让他清醒了不少,可是同时某个角落又似乎被灼烧着。荒张了张嘴,舌头像是不听使唤般一个音都发不出来。

一目连以为他说了什么,便向他凑近身子。荒觉得自己的脑袋烧得更厉害了,烫得无法思考。

太糟糕了。

这是他的意识消失前,浮现在脑海里的最后一句话。

——活了这么几十年,他竟然从来没有发现自己是一杯就倒的货色。



第二天荒在自己的床上醒来,宿醉的脑袋疼得要命。幸好桌上不知道谁泡了一壶凉茶,几杯下肚,神智才恢复了一些。

荒觉得自己暂时不是很想见到某位风神大人了。

可是天总是不随人愿,荒揉着脑袋走出门才几分钟,就一头撞上了一目连。

“早。”一目连抬头,“头还疼吗?”

“……”

“昨晚看你睡得很熟,就把你送回房间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目连对他笑了笑,“酒很好喝,谢谢。”

“……不客气。”

荒干巴巴地吐出三个字。



“果然被拒绝了吗?”

“闭嘴。”

“不要那么沮丧嘛,你的一辈子那么长,总会遇到更好的……”阎魔笑眯眯地安慰他,只是听上去怎么都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啧,没拒绝。”

荒瞪了她一眼。

阎魔“哦?”一声:“那你干嘛一脸被人甩了的表情?让我猜猜……你不会根本就没求成婚吧?”

荒的脸色更难看了,那样子像是阎魔敢再说一个字就会往她身上砸星星一样。

“不要那么凶嘛,说不定我能给你提些建议呢。”

“就凭你么?”荒嗤笑,“几百年拿不下一个冰块脸,还要帮我的忙?”

现在想一个沉默甩过去让对方闭嘴的人变成了阎魔。

“荒。”

阎魔虽然气极,可是同为神明的情谊还在,她玩着自己的指甲,吐出了一句话。

“用你自己的方式去达成目的就好了。”

“不用你多管闲事,我的事自己会解决。”荒潇洒地站起身,拍了拍下摆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目光如炬。



自己的方式,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回房间的路上,荒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气场强大的荒从来不愿意让他人知道自己在情感方面的空白,当然也不会有人主动跟他说这些琐事。真的遇到了该做抉择的时候,荒反而有些无所适从。

是不是应该去问问那些女妖呢?

荒摇摇头把一闪而过的荒谬想法甩去,他专心致志地想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前面有人撞了上来。

“……!”

正要看看是哪个妖怪胆子那么大敢往他身上撞,在看清对方的身影后,荒也只能忿忿地别开脸。

“是你啊。”

“嗯,抱歉。”一目连退开一步,“感觉好几天没有看到你了。”

他说得毫无别意,荒却有些浮想联翩。他这几天都避着一目连,生怕一看到对方就想起那天一杯倒的尴尬事迹。不过这在对方眼中似乎象征着别的东西——对上一目连平静的目光,可以被称为负罪感的东西不禁袭上心头。

荒干咳了一声,试图掩饰自己的表情。

“你……”他冥思苦想许久,话头却在嘴边打了个弯,吐出了连自己也意想不到的话语。

“你想不想看流星雨?”

一目连愣住了,荒也愣住了。他看着一目连惊讶的表情,突然觉得自己急切地需要让人失忆的法术。

片刻的沉寂之后,面前的一目连点了点头。

“好啊。”

“……啊?”

“流星雨。”一目连说,“你不是要带我去看吗?”

荒在原地愣了几秒,伸手拉他的袖子。

“不是带你去看,是下一场给你一个人看。”

他用另一只手点向了天空,盘旋于身体上的龙发出嘶鸣,空中的游鱼兴奋地摆起了尾巴。



于是,繁星坠落了。



先是一道明亮的光束在黑暗的星空中划过,然后不断地有星星从原本的位置坠下,划出相似的弧线。流星们发出了犹如雷鸣一般的巨响,在空中爆裂,然后绽开小小的花。

流星的光亮转瞬即逝,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中,却很快有后继者互相追随着划破天空。这一场流星雨就仿佛永远不会停歇一样,星星们簌簌而下,坠落到遥远的山丘之中。



荒心中的憋闷感好像也跟着星星们的坠落一起渐渐隐去,他想,他好像有些明白阎魔的意思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与一目连相牵的手,又看了看对方脸上的笑容,也转过脸认真地看着眼前的奇景。

求婚的事,还是等下一次吧。荒勾起嘴角想道。



【END】

评论
热度(344)

© 璟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