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晴】何为大义

夜阑入梦:

一碗白开水
傻白不甜
有私设
OOC,慎入
…………………………
  安倍晴明的寮里最近来了一位稀客,大天狗。


  自那次决战过后,黑晴明就失踪了,可是苦了那群追随黑晴明的妖怪,亡的亡,伤的伤,一见黑晴明战败妖怪们马上人作鸟兽散,前几天还气焰嚣张的大军如今竟是不见分毫,唯有像大天狗,雪女那样的核心成员还在。


  雪女和黑晴明一样不知所踪,大天狗因为受伤被捉住了。源博雅和安倍晴明商量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把大天狗先带到安倍晴明的寮里养伤,等大天狗伤好的差不多了,就把他送回爱宕山,毕竟为一方妖王。


  所以大天狗就在安倍晴明的寮里住下了,每天在庭院里活动活动身体,晒晒太阳,倚在樱花树下睡会觉,看着安倍晴明的式神们叽叽喳喳的聊天,打闹,一天便过去了。


  大天狗暗笑自己这日子越过越颓废,整日无事可做悠闲的不像样。倒是安倍晴明,忙里忙外,进进出出,每天带着一脸疲态和细小的伤口回来,能呆在寮里的日子很少,忙的很。


  大天狗曾听童女抱怨过,为何安倍晴明能在寮里的时间越来越少,安倍晴明笑了几声,眼里是化不开的温柔,轻轻的把童女揽到怀里,用略带无奈的温柔语气告诉童女,他更有名了,更强了,所以要承担和自己实力相等的责任,他呀,可是要保护整个平安京的阴阳师啊。


  大天狗当时感觉安倍晴明温柔语调所吐露的语言是那么刺耳,但后来却占据了他的脑子。


  安倍晴明讲的是什么可笑的理论啊。


  但就是这样可笑的理论击溃了他所选择的,满以为正确的大义。


  大天狗觉得安倍晴明真讨厌,但也无可奈何。他至今也想不明白就是这样一个温柔到一定程度,甚至有些妇人之仁的人,是如何拥有强大的力量的。


  但大天狗不会问,安倍晴明也不会说。他和安倍晴明的关系,就算再过几个月还是会很僵。


  道不同,不相为谋。


  大天狗躺着,头顶,目光所及之处,满是烂漫的樱花和碧蓝的天空,安静的发着呆,思考着自己所固守的“大义”和安倍晴明的理论。回过神来已是晌午,悠悠飘来几分饭香,远处姑获鸟挂着和蔼的微笑告诉式神们开饭了,式神们一拥而入,好不热闹。


  大天狗是不屑挤进去的,他是大妖,所食之物很少,大半靠自己的妖力果腹。人类的食物能量驳杂,能转化成妖力也是少之又少,所以那饭对于大天狗,没有必要。


  大天狗本想离开,但是在纷乱的声音中模糊的听到了一句晴明大人,不知怎的停下了脚步,恍恍惚惚的向着那边走去,等大天狗清醒了,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安倍晴明的旁边,直愣愣的看着安倍晴明,本热闹的气氛淡了下来,留下一片寂静。


  大天狗暗自懊恼自己是抽了什么风,脑子飞速运转,最后故作淡定的朝着安倍晴明说了声“……我觉得我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可以考虑复健。”


  安倍晴明尴尬的哦了一声便没有后话,当时的场景一度尴尬到无法形容,没有人敢动,山兔那样小式神们眼巴巴的看着安倍晴明,心中祈祷着有谁能动动碗筷,他们只想好好吃个饭。


  最后大天狗坐到了最不显眼的一个小角落,意示不用在意他,你们吃就好,安倍晴明也点了点头,式神们可算是开动了,场面一下热闹起来。


  大天狗托着下巴,直勾勾的盯着安倍晴明,探究的目光中带有几分烦躁。安倍晴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大天狗突然想要接触安倍晴明,心中有一个声音不断告诉他,安倍晴明能给他一直所寻的大义一个满意的答案,魔怔了一般,大天狗竟觉得有几分道理。


  安倍晴明被大天狗的目光吓得脊后一凉,一场饭下来十分拘束。饭后又被大天狗说他要复健,以后去刷御魂和觉醒他可以无偿帮忙,算是答谢。


  安倍晴明不得不承认他小小的吃惊了一回,像大天狗这样有礼貌的大妖真的不常见了,想想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对他的态度再看看大天狗的态度,安倍晴明只觉得如果不是他和大天狗一开始的关系太僵或许能成为朋友。安倍晴明对就这样对大天狗产生了美妙的误会,可是没有人会说,因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第二天大天狗还真的陪着安倍晴明去打御魂了,这个即使负伤了的大妖输出还是相当给力,御魂刷下来比以前轻松许多,刷了一上午,细密的汗珠布满了大天狗的脸,但大天狗并不觉得疲累。安倍晴明的符咒也给的恰到好处,大天狗只管暴力输出,战斗方式让大天狗格外的畅快。


  大天狗想,这就是安倍晴明有那么多式神愿意追随于他的原因之一吧,他会尽量顾及式神的情绪和合适不同式神的战斗方式,一上午下来大天狗觉得自己虽然生理上有些累但是不疲惫,感觉休息一下力量还能充盈全身。大天狗一点不怀疑这是安倍晴明在控制节奏,不让他的运动强度太大。


  之后几天大天狗亦是如此,他和安倍晴明的关系也缓和不少,至少能相互说声早了。


  大天狗并不忠于黑晴明,他追求的永远只有力量和他的大义,不过是黑晴明追求力量的方法得到他的认同罢了。他是力量最忠诚的下属,而非跟随的人。


  大天狗在闲暇时总想起自己一开始所坚持的大义,到底是他错了么。越接触安倍晴明,他才了解自己以前对安倍晴明的认知错了,昳丽的外貌下隐藏的是颗刚硬无比的心,安倍晴明选择的战斗方式不是“躲”在式神身后,而是在帮助式神发挥自己的最大效用,连带掌控全局,他选择的是做一个存在感不高的掌控者,他明白自己平安京第一阴阳师的名号也不会让那些妖怪觉得自己有多厉害,对于敌方真是欺骗性十足。和黑晴明完全不一样,现在想想,黑晴明有些刚愎自用了,也包括他自己。


  大天狗恍惚的喝了口桃花酿,斜倚在樱花树下看着前方不远处的抄写经文的安倍晴明,他在休息时除了发呆就是看安倍晴明,甚至成了习惯,连大天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心中对于安倍晴明的渴望愈发强烈,他想知道,安倍晴明所认为的大义。


  “呐,安倍晴明。”仿佛漫不经心的,用慵懒的语调轻轻叫了声安倍晴明,还带着浓浓的探究意味。


  安倍晴明应了一声,奇怪的看了一眼大天狗。


  “能告诉我吗……你所认为的大义。”


  这样吗?安倍晴明稀奇的看了一眼大天狗,看了对方不像是在开玩笑的坚定的眼神,这才开口。


  “我的大义啊……对于你来讲可能是胸无大志。我没有你们的野心,更没有想过你们所干的事情,我只想守护好我现有的,让神乐和博雅开心,让我的式神们开心,简简单单的生活,或许忙碌,也有清闲的时候,就这样,一直到老的不能再战斗。”


  “那你又说什么责任,你不是心系苍生吗?若真的像你所说那你整日的忙碌岂不是没有一点意义。”


  听到大天狗的话安倍晴明笑笑“可是,若天下不太平,我又何以守护好我在乎的人呢?而且,守护苍生,是我母亲对我的遗嘱,我不做,便是不孝。”


  还真是……简单啊,大天狗觉得安倍晴明的心思真是简单过头了,他不像那些所谓的“正道人士”一身高傲的做派,仿佛自己有多伟大,让人看了就忍不住让妖想拧断他的脖子。正想和安倍晴明说些什么,安倍晴明却又开口了。


  “大天狗,在你心中,大义是什么?力量吗?如果你有一天所追求的力量真的达到你的预期,那么我问你,你想用那力量干什么?”


  大天狗听了一怔,对啊……有了绝对的力量之后,他没想过要干什么,当时一昧追捧黑晴明也没考虑过自己追求力量之后的要干什么,只是想要变强,变强之后呢?再无敌手的空虚吗?难道自己也要与那茨木童子一般到处找人打架直到找到那个能制服他的人或妖追随他一生吗?


  “……我没有想过。”


  安倍晴明听了稍稍顿了一下抄写经文的手,转而用平淡的语气接着说“那或许你要好好想想,妖的一生很强,你有的是时间。对了……你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吧,是时候回爱宕山了。”


  大天狗听了不是很舒服,如鲠在喉。想说什么,但嘴巴来来合合终是没有说。


  “等我想通了,再来找你,给你一个答案。”
  “好。”
  
  几个月后,安倍晴明拿着他的符咒召唤妖怪时大天狗缓缓从召唤阵走出,吓得安倍晴明揉了揉眼睛,想看看是真是假。


  大天狗眼神飘忽着,有些窘迫的挠了挠头“我……认同你的大义,我可能找到自己想守护的东西了。”


  看着大天狗别扭的模样,安倍晴明觉得好笑“哦?那你来我这里干什么。”


  “我来找你回复答案,而且我要守护的东西在你这里,不接受我在这里吗?”


  “接受,当然接受,求之不得。”


  ……


  “还住原来那间房吗?”


  “好。”
  
  


  你不曾知道,我的大义,我想守护的,成了你。
  

评论
热度(105)
  1. 马甲知多少云起夜 转载了此文字

© 璟岄 | Powered by LOFTER